• 小学
  • 初中
  • 高中
  • 考试
  • 方法
  • 语文
  • 数学
  • 英语
  • 历史
  • 电脑
  • 阅读
  • 视频
  • 作文
  • 范文
  • 论文
  • 励志
  • 创业
  • 职场
  • 知识
  • 生活
  • 爱好
  • 语录
  • 思维
  • 资讯
  • 当前位置: 银杏学习网 > 范文 > 正文

    [袁泉:我喜欢自己这张有阅历的脸]

    时间:2019-10-13 03:56:46来源:银杏学习网 本文已影响 银杏学习网手机站

    原标题:袁泉:我喜欢自己这张有阅历的脸

    袁泉又一次刷屏了朋友圈。

    因为《中国机长》的乘务长,关于她的演技、她的气质再度被热议。当然,几乎是一面倒的好评和赞美。

    这真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。

    电影你们看了吗?是根据去年川航3U8633遇险故事改编的。新闻相信大家都听说过,3U8633从重庆到拉萨途中,在9800米高空遇难,驾驶舱右侧挡风玻璃破碎,座舱失压,好在机长和乘务长带着当班的民航组冷静面对险情,把119名乘客平安带回地面。

    袁泉在电影里扮演的是乘务长,人物原型毕楠在川航遇险时冷静管理好后舱,整个事件中贡献很大。这种专业性强的角色不好演,但袁泉完全撑起来了。大家的评价几乎都是:“她撑起了这部电影”、“她气质太好了”、“她的演技很可!”等等。

    如果你看了电影,就会发现这不是溢美之词。说袁泉确实演出冷静又有血有肉的乘务长。对得起大家说的“想坐她的班机”。

    让我印象最深的,是一个乘客刚开始在飞机上对袁泉百般刁难,但目睹了她怎么安抚整飞机乘客的心、带大家一起冷静面对飞机遇难后,平安着陆时对袁泉说:“你要是个男人,我就叫你一声大哥。”哈哈。

    《中国机长》播出后,袁泉人气高涨。据说她出席活动时,人气不逊色于一众流量小花。

    那天和朋友一起讨论起来,朋友说,有的人天生有观众缘,像袁泉这种,拍戏不多,也不炒作,但每次一演戏就“翻红”,太神奇了。

    袁泉的观众缘确实蛮好的。比如说,这轮因为电影人气高涨,各个号把“空谷幽兰”、“气质高洁”等各种形容词都用在她身上了,换成形容其他人,难免都会引起反弹或质疑。但放在袁泉身上,大家却照单全收了。

    为什么呢?

    我倒不觉得这是“天生的”观众缘。袁泉收获的好感,是经过长时间的沉淀和积累而来的。

    今天就来聊聊这个话题,为什么大家都爱袁泉?

    悦纳长相和年龄:

    “我喜欢自己这张有阅历的脸”

    袁泉今年42岁。

    正值之前海清说的中年女演员的尴尬年纪,采访避不开被问年龄危机问题。但她说:“其实我没有所谓的危机。在不同的阶段,会有不同的角色。”

    这话换一个人说,可能会让人觉得故作镇定或者说空话,但袁泉说出来,我信。她这几年演的角色不多,但让人印象深刻,像《我的前半生》的唐晶、《后会无期》的刘莺莺、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的吴小姐,几乎没有硬凹少女感,也能选到自己合适的角色;虽然不多,却都跟她个人的年龄、气质契合。

    其实袁泉红得很早。

    她在中戏年大三时就演了《春天的狂想》,即使是个小配角,她的灵气美也一下就被记住,还拿了第19届金鸡奖最佳女配角。

    紧接着的《蓝色爱情》,她举起酒杯那几秒,美如精灵。这张动图,在上一次她因为《我的前半生》翻红时,屡屡被翻出来回味,作为她年轻时神颜的证据。

    后来的很多年,袁泉的主要精力都放在话剧舞台。直到2017年,《我的前半生》热映,她因为“唐晶”再一次爆红。很多人在赞美袁泉的演技和气质的同时,也感慨袁泉老了,还有人拿《蓝色爱情》的剧照对比。

    袁泉说:“我喜欢自己这张有阅历的脸。”

    这种话,到底是空话,还是真话,判断起来也很简单。那就是,支撑她这么想的理由到底是什么。

    袁泉的答案是让人信服的。她说:“因为契诃夫的很多话剧,都要40岁以后才能演。”对于一个像她这样把最黄金年华都花在舞台上的人,会这样想就一点也不奇怪了。

    袁泉令人羡慕的气质中,很吸引人的一点是她的从容,看起来气定神闲,不争不抢。而这,其实也是时间的礼物。

    很多人觉得袁泉有一种特别的美。她有深邃的眼睛、大而挺的欧式鼻子、让人羡慕不来的大长腿。

    但袁泉小时候却没觉得自己美,反而因为自己长得偏欧式而自卑。她11岁学京剧,上台要化脸谱妆,别人在旁说了一句:“这小孩眼睛抠抠的,化了妆就像外国小孩化了古典妆。”她就敏感地觉得别人在说她长得不好看。

    她去练压腿,又因为自己腿太长,不容易压下去而难过,觉得勾起腿来像螳螂,为此家书里跟爸妈吐苦水。

    在去年的一个采访里,袁泉说,每个人在成长中,都会经历一个对自己的否定、怀疑,到承认、接受,再到慢慢懂得欣赏自己的过程。在某一个阶段,她和大家一样,会用大众的审美或者别人的审美去看待自己。

    袁泉拿自己不同阶段听到外界评价的不同反应举例。小的时候,如果有一个小朋友说我觉得你长得很奇怪,她会觉得自己真的长得很奇怪,而现在,如果有人这么说,她会觉得这是好事,奇怪代表独特。

    如果年龄让我们学会更好地欣赏自己,那它何尝不是一件礼物?

    袁泉用成长的眼光理解美,也用同样的视角看待演戏。

    关于女演员的焦虑。她多次说,什么样的年龄就演什么样的角色。20岁有适合20岁的角色,40岁也能遇见想塑造的人物。

    当然,她不是一直像现在这么清醒。她也曾焦虑过。她在《人物周刊》的采访里谈过,2007年,她30岁那年,据说“对年纪的敏感,蔓延到生活的方方面面,极其崩溃。”

    虽然后来很坚定地把演艺重心放在舞台。但袁泉也做过蛮多尝试,电影、电视剧、音乐都试过。

    30岁那年,她出过第一张音乐专辑《孤独的花儿》。之后两年,她结婚生女,演艺事业搁置,又出了一张专辑《short stay》。紧接着复出,她直奔话剧舞台,零零散散接影视剧角色,而音乐则不再碰。

    为什么有这样的转变呢?《新京报》问过袁泉为什么离开音乐行业,她的回答是:“那时候我并不是真的爱音乐,也不懂,就是个爱好者,也没下工夫去琢磨,是很不专业的态度。”

    其实袁泉唱歌蛮好听的。但她显然很清醒,清楚专注做一件事有多重要。

    关于角色的选择,袁泉也谈过:“当我迈入30岁,就发现那个阶段的美好。没有20岁的紧张、青涩,也不用再去演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的小姑娘的角色。”

    很多女演员有中年危机,是因为我们的影视作品需要的女主角,大部分是少女,少量是母亲,几乎没有中年独立女性什么事。30岁往上走,能演少女的机会变少,难怪她们担心被边缘化。

    袁泉不担心这个问题,是因为她比大多数中年女演员更幸运吗?并不是。

    其实你们发现了吗?无论是《我的前半生》还是《中国机长》,让她“翻红”的这些戏,她都算不上一番。她接的很多戏,都不是什么大女主戏、女一号。番位、制作、流量等这些演员们最关心也最容易比较的“接戏标准”,恰恰是最容易引发“焦虑感”的因素。

    袁泉厉害的地方是,她更关心的是不是番位,而是那个角色。

    之前她演话剧《青蛇》,她选了白蛇一角。身边很多人都劝她。所有人都说她该演青蛇,因为戏名叫《青蛇》,大家肯定会想整部戏的焦点、出发点都在青蛇那面。但她还是顶着很大的压力选了白蛇。“我也在心里衡量过,可想来想去,到了最后还是觉得:好吧,我选择自己心里最初的那个声音!”

    戏演得好:

    “她一动,我就知道戏长在她的骨子里”

    梳理一下袁泉35岁后的接的戏,就会发现她能演的也多是配角。中年女演员的戏路困境她当然也会遇到,只不过,她把配角也演得出彩、演得令人印象深刻。

    多少人看《后会无期》,因为袁泉,记住了“喜欢就是放肆,但爱就是克制”?她念了前半句,停顿了5秒再说了后半句,紧接着是10秒的留白。表情从欣喜自然而然转到严肃,充满恰到好处的故事感。

    据说韩寒对这个表演很惊喜,还说袁泉对台词的理解比他更有深、更有节奏感和呼吸感。

    《大上海》是一部男人戏,男主还是自带光环的周润发,但袁泉演的名伶碰见旧情人发哥的那个回眸,依旧让人过目难忘。

    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里,袁泉演的吴小姐优雅得让人印象深刻,她得知丈夫把自己卖了那一幕的表现,张力十足。

    而在《黄金时代》里,汤唯是女主,袁泉演的胡太太戏份少,但没有配角感,也没有抢女主风头,演出了另一种民国知性女子的模样。

    配角她能演得有光彩,救场她也救得满场喝彩。

    2006年,袁泉和黄磊一起演《暗恋桃花源》,后来黄磊坚持每年巡演,而女主的接力棒袁泉早已交给孙莉。2016年,黄磊想排一场十周年庆返场演出,原本女主定了孙莉。奈何演出前不久,孙莉有事告假。黄磊请袁泉来救场。那时距离正式演出大概一周,距离袁泉上一次排《暗恋》已经超过八年,但她还是接了这个邀约。

    在那么紧急的情况下,袁泉现场发挥很稳定,大家评价很好。赖声川更是说:“我一看袁泉的肢体动作,就知道这部戏就在她骨子里,是甩不掉的东西。”

    所谓的戏长在骨子里,归根到底,还是在于对角色的反复揣摩和全情投入。

    在《大上海》里,为了演好叶知秋,本身就有京剧底子的她专门训练了一个月的京剧,而其实电影里只有一场戏真的需要用到京剧。

    《中国机长》找上门时,袁泉没想到,自己会是导演点名演毕男的人。

    惊喜归惊喜,她接戏进入状态很快。她此前没有空姐方面的表演经验,便提前三个月去川航模拟舱接受训练仪容仪态、如何为乘客服务。她专门请教了角色原型毕楠机长,还像学生一样做了许多笔记。演专业角色接受训练挺正常,但培训完、开机前那两个月,袁泉几乎把乘务长的工作细节内化成自己的日常。

    拍戏的过程中,袁泉也揣摩了不少表演方式。她说,很多场戏都忍不住想流泪,但她都把眼泪咽下去。因为她觉得,《中国机长》是一场真实的生与死的较量,不需要过多煽情渲染,把事件呈现出来,就足够有力。

    她入戏到什么程度呢?直到拍完戏后,只要坐上机型差不多的飞机,袁泉就会犯“职业病”:感觉这是我的地盘,下意识去观察操控面板、看餐车。

    但她却不希望观众入戏太深,出来“澄清”:自己扮演毕男乘务长这个角色是很诚惶诚恐的,并没有大家看到那么沉着冷静。她还说自己不像真实生活中的毕楠乘务长,因为不是她,没法演出最真实的样子。

    活在流量之外:

    “星光不是我的,是属于角色的”

    这样的“澄清”不是第一次。

    两年前,《我的前半生》火了,随之而来的是大家对唐晶的好感度很高,爱屋及乌给袁泉贴上“高级感”的标签。

    这是继2004年袁泉转型演话剧后第一次被大面积关注。人设和热播影视捆绑,顺势翻红,这是很多流量明星的操作常态。但袁泉似乎不爱占角色的“便宜”:在唐晶这个角色出来之前没人说过她有“高级感”,她还说私服穿搭没唐晶那么“端着”,相对随性。

    赵宝刚导演对袁泉表演的“唐晶”评价很高,自爆之前三顾茅庐请她演电视剧她不肯,还说接下来要再邀她合作。《我的前半生》之后,找袁泉演类似角色的估计不再少数,但两年过去,她也没再接类似的电视剧。

    她说过:“如果我身上有星光,那是角色带来的光环,表演结束,它就走了。生活是不需要高光的。”

    袁泉在最红时期转型演话剧,大概五年没活跃在影视剧荧幕上。之后她成为“中国百年话剧名人堂”最年轻的一员,又因《简爱》获得梅花奖。

    在被大面积关注后,很多人把这种选择解释为:“为了理想坚守”、“不怕寂寞”、“执着”、“纯粹”。

    好几年前在我还是电影记者时,曾经采访过她,也问过她这个话题。她非常耿直地说:“其实我选话剧还有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:相对于电影,我在话剧舞台上选择的权力范围更大,更能接到好戏。然后,当你的名字在某种程度上成为票房保证或是对票房有一定帮助后,你的选择权会更大。”

    她自己在写《关于我的几件琐事》里谈到很享受舞台上的感觉。演近百场《简爱》,是因为自己爱小说和人物,以及享受穿灰蓝色齐地长裙的感觉。爱演《活着》是因为恋上在舞台上生命力无比强大的感觉。

    她说:“怀着这些小小的私心,再来接受大家形容我的‘坚守’、‘坚持’、‘执着’这类高尚得一塌糊涂的词语,我真的会脸红。演戏这件满足了我个人愿望的事,被大家善意地夸大烘托成一种精神,这中间的尴尬真是很难解释啊。”

    袁泉演话剧之前习惯性用生活仪式“唤醒”自己,她会做三件事:洗手、刷牙、喷香水。

    洗手和刷牙是为了让自己清醒和抽离现实生活,毕竟话剧不能NG重来,需要更专注。

    而喷香水是为了给自己一个进入艺术的氛围。袁泉会根据自己对话剧的理解选择不同味道的。

    小说《简爱》影响了袁泉的价值观塑造,陪伴了她多年,每次演这部话剧时,她都喷一款陪伴了15年的果味香水。《青蛇》是诱惑的,演时用的外放的绿茶木香。而演《活着》的家珍,袁泉没喷香水,洗完手,带着满手香皂味就上台。为什么呢?主妇的味道是朴实的香皂气息。

    而这些开启进入角色的小小的开关,都是袁泉从生活中得到的“灵感”。

    从艺这么多年,没戏的时候,袁泉很少露面。很多艺人会参加真人秀,她也不参加。之前有节目请他们一家参加综艺,她婉拒:“我女儿跟爸爸关系挺好,不用上综艺培养了。”

    那不拍戏的时候干什么呢?袁泉说她很多事情做,陪女儿读书,陪她玩,享受生活的美好,这些对她来说比参加宣传、节目更重要。

    她曾说过,踏实生活对表演很重要:“如果你不踏踏实实地生活,就没办法真正去理解、明白人们日常生活的状态。如果你每天都被架空,像飘在云端上面,被所有人保护起来,是没办法演好戏的。那只是一种现象,而不是生活的本质。”

    踏踏实实地生活,让她的表演就有了鲜活感。

    黎贝卡的话:

    不知不觉又写了这么长。好像每次写到喜欢的人物总有说不完的话。之前也说过,其实没有很认真地追过星,喜欢一个人,基本上都是因为被他们身上那些我向往的特质打动。

    袁泉是哪一点呢?清醒。她空谷幽兰的气质也好,不焦虑的个性也罢,或者是出道多年没有人设,甚至还要亲自戳破大家给她贴的美好标签,内核都是清醒。

    而她的清醒并不是一蹴而就的,她也是经历过焦虑挣扎、起起伏伏才收获了现在的从容,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

    虽然当了好几年电影记者,其实我只采访过袁泉一次。但印象极深。因为她和很多艺人不同,我去采访她时,她是坐在地上的素颜、极其放松,身边连助理都没带。没有人提醒我不能拍照,没有人提醒我有什么问题不能问,没有说采访只有多长时间,我们就那样轻松地聊了很久。

    那次采访的很多问题都是围绕选择展开的。我记得,她说到,她是个很爱自省的人。“我会时不时地跟自己交谈,当心里出现状况时,我会以一个相对客观的态度来面对自己。我会经常想一下什么东西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,在需要做出选择时就会比较清醒。”

    想起蔡琴曾经说过,时间给女人最大的礼物,是自由。

    希望我们都能活得越来越自由。

    好啦,关于袁泉,就说到这里。

    昨天宣布了新书开启预售的好消息,0点一过,好多小伙伴都第一时间去抢了签名版,好感动!但因为同时点击链接的人太多了,导致昨晚一直到凌晨四五点,我在后台都不停地收到大家没有办法购买成功的消息。呜呜呜~

    所幸的是,经过今天白天的调整,现在购买渠道终于可以顺畅使用了!但好遗憾,签名版真的已经被抢完了(我已经很努力地签了一万多本!),现在当当剩下的是普通版、京东则是印签寄语版。

    如果大家还有别的疑问,也可以在公众号对话框回复“新书答疑”,希望能够帮到你们~

    昨天的二条,正好是自有品牌的五周年上新,很多同学问怎么还没开售,因为正式开售是今晚啦。错过的同学戳这里 或者扫这个小程序码就可以了。

    愿我们越活越自由。我们下周见:)

    编辑助理:林饱饱、JOY

    48599.jpeg" max-width="600" />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  责任编辑:

    • [袁泉:我喜欢自己这张有阅历的脸] 相关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