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小学
  • 初中
  • 高中
  • 考试
  • 方法
  • 语文
  • 数学
  • 英语
  • 历史
  • 电脑
  • 阅读
  • 视频
  • 作文
  • 范文
  • 论文
  • 励志
  • 创业
  • 职场
  • 知识
  • 生活
  • 爱好
  • 语录
  • 思维
  • 资讯
  • 当前位置: 银杏学习网 > 英语 > 正文

    春日的记忆 从春日记忆到夏日乐园,UNINE的这100天

    时间:2019-08-16 00:35:31来源:银杏学习网 本文已影响 银杏学习网手机站

    原标题:从春日记忆到夏日乐园,UNINE的这100天

    4月6日,《青春有你》决赛结束,UNINE男团成立。在种种情绪交织之下,九位大男生接受着家人朋友祝福、道别,以及接踵而至的媒体采访,从这一刻起,他们将以UNINE男团的身份面对同决赛之夜般被人群包围的艺人生涯。

    UNINE在广州长隆欢乐世界的垂直过山车前。垂直过山车最高落差达80米,相当于26层楼的落差,轨道全长981米,这次UNINE来到广州长隆欢乐世界,他们中有些人一口气体验了两次甚至三次垂直过山车,尽管在80米的高空处已无法做到表情管理,但他们体验完后还是大呼“爽”“过瘾”“再玩一次”。

    那天晚上,陈宥维心情并不轻松,他觉得成团并不代表成功,心里有着任重道远的压力,身体直接反应是累与困。终于在凌晨躺在床上,他打开微信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朋友聊天,然后睡着了。

    时间过得很快,1个月,2个月,100天。在这不长不短的100天中,UNINE男团一同经历了很多事情——第一次粉丝见面会,第一次全团演唱会,第一次生日会,他们中的有些人也是第一次当偶像,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这么多人的关注和支持。

    管栎记得在第一次武汉的粉丝见面会上台前,所有人将手叠在一起,一同大声喊加油,他感受到大家的心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所融合,“那一刻代表着我们齐心协力,九个人正式踏上征程。”

    7月14日是嘉羿的21岁生日。生日会上,UNINE的兄弟、远道而来的粉丝还有家人一起给他送上了生日祝福,他说自己第一次和这么多人一起过生日,过去从未想过。

    UNINE在给广州长隆野生动物世界大熊猫三胞胎过生日,并为它们唱生日歌。

    何昶希在UNINE的第一场演唱会的升降台升起来的时候,他感觉自己在梦中一样,终于有这么多人可以看到9个人的舞台,终于有机会可以将自己的技能现场表演给这么多人看。他说,那一次,他不紧张,很快乐。

    即便成团了100天,《青春有你》的这段经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依然刻骨铭心。胡春杨在晚上临睡前,脑海里依然会闪过在《青春有你》的画面;夏瀚宇还在单曲循环《春日记忆》,这首歌记录了他们在《青春有你》的日子;李汶翰用“痛并快乐着”来形容这段经历;李振宁还记得第一轮公布的第62名时的紧张。

    他们清醒地意识到,自己已经结束了一段故事,开始一段新的旅程。他们也清楚地看到这段旅程的终点。当被问到对于一年后UNINE的想象时,身为队长的李汶翰说脑海里出现的是解体演唱会的画面。他们还没有很悲伤,姚明明也淡定地说,“(这件事)可能也像《青春有你》一样,是一个结束,也是一个新的开始。”

    UNINE一行人入住广州长隆酒店。

    成团100天之后的第二天,UNINE来到了广州长隆旅游度假区,开始了他们的夏日乐园之旅。

    广州长隆野生动物世界的河马将整个身体泡进水里;广州长隆欢乐世界尖叫声连连,而广州长隆水上乐园也是一片扑通欢腾的清凉画面。

    UNINE在广州长隆野生动物世界喂长颈鹿,大家还拿出手机和可爱的长颈鹿自拍。

    这群大男孩玩得很开心,和舞台上的气质完全不一样,玩转广州长隆旅游度假区的他们更像是一群充满活力的高中生,管栎一路上拿着手机拍了很多照片;李振宁终于看到了真的考拉,还给其中一只取了小名叫“浅浅”;嘉羿坐了三次垂直过山车,第一次坐垂直过山车时说自己很害怕,第二次和第三次感觉放飞了自我,下来后兴奋得直蹦。

    李振宁、李汶翰、姚明明(从左至右)正乘坐空中缆车看熊猫山和天鹅湖。乘坐空中缆车可以俯视在空地上漫步奔跑的羚羊和斑马。

    好像只有在这些时刻,才会让人捕捉到他们那种纯粹的、没有压力的快乐。夏日乐园有这样的魔力,让人卸掉身上的一些壳,将内心里的孩子放出来撒野。

    姚明明、嘉羿、李汶翰、胡春杨(从左至右)正乘坐广州长隆野生动物世界半开放的小火车。途经“南美雨林”“东非草原”等八大区域,可以看到火烈鸟、河马、长颈鹿、大象、白虎、驼羊等野生动物。

    当天晚上,UNINE在广州长隆水上乐园的水上电音舞台上进行了演出。这一次他们脱掉了制服,换上清爽飘逸的夏威夷衬衫,将舞台变成了一个大party,演绎了《Bomba》《Like A Gentlemen》《春日记忆》。簇拥在造浪池里的粉丝奋力地举着灯牌,大声呼喊着UNINE的名字。结束后管栎说,在长隆水上摇滚电音劲舞节上表演,感觉自己下一秒就会直接跳进泳池。

    UNINE在广州长隆水上乐园的长隆水上摇滚电音劲舞节上演出。当天他们表演了《Bomba》《Like A Gentlemen》《春日记忆》三首曲目,现场气氛热烈。

    这场水上大party的结束,或许也意味着《春日记忆》真的成为了春日回忆,他们已经从《青春有你》出发,来到了UNINE第一个夏天,还会迎接更多的舞台。他们有迷茫、有期待、有遗憾,但也多了一份坚定和淡然。九个人春日记忆或许各有感触,但是九个人的夏日乐园,不会有人再感到孤独。

    广州长隆水上摇滚电音劲舞节结束后,UNINE和粉丝们一同合影。粉丝们穿着泳衣站在造浪池里,奋力举起手幅和灯牌,长隆水上摇滚电音劲舞节让UNINE和台下的观众都很难忘。

    UNINE男团XC I T Y Z I N E

    独家专访

    01 | 李汶翰

    城市画报:你人生中看的第一场演唱会是谁的?

    李汶翰:是 BIGBANG。我之前在海外当训练生的时候被邀请去看、学习前辈们的舞台经验,连续看了十几场。会很渴望像他们那样——不是有压力地站在舞台上,而是和粉丝朋友们一起enjoy整场演唱会。

    城市画报:形容一下《青春有你》这段经历。

    李汶翰:痛并快乐着。

    城市画报:聊一聊成团以来最难忘的一件事。

    李汶翰:演唱会杭州场那天吧,因为是回到自己的家乡。

    城市画报:你在哪一个瞬间会感受到UNINE的团魂?

    李汶翰:齐心协力一起“对付”工作人员的时候。比如他们让我们跳《迷宫》,我们每个人都不跳。

    城市画报:长隆的哪个游乐项目让你印象最深刻?

    李汶翰:垂直过山车,我喜欢那种刺激的感觉。

    城市画报:你认为这一行运气有多重要?

    李汶翰:很重要。但在UNINE成团我完全没有靠运气成分。

    城市画报:UNINE成团这100天多大程度满足了你对于舞台的渴望?

    李汶翰:很满足了,但是还不够。我的目标更远。

    城市画报:UNINE成团的第100天你会有什么特别的感触吗?

    李汶翰:UNINE成团100天对我来说就和过生日一样。我过生日也不喜欢大费周章,因为那样反而会有一些压力。其实生日最好是和家人吃一顿饭,我更喜欢自己待着。

    城市画报:上次和家人一起过生日是什么时候?

    李汶翰:忘了,好久没有和家人在一起。去年过生日我都不知道在哪里。

    02 | 李振宁

    城市画报:长隆的哪个游乐项目让你印象最深刻?

    李振宁:垂直过山车,我坐了三次!爽。

    城市画报:这次在动物园看到考拉是什么心情?

    李振宁:第一次见真的考拉,感觉特别亲切,特别可爱。

    城市画报:舞台之外,生活之中,你在团队里是什么担当?

    李振宁:辅助担当。

    城市画报:在上海“沪飘”的日子和现在有什么不同?

    李振宁:在上海其实不是很迷茫,自己是在为自己想要的一个目标拼搏。那时候是孤独的,所以我养了一只猫陪我。成团后时间长了,大家都待在一起,也很了解彼此,每天都特别开心。

    城市画报:成团后那晚独处时你想了些什么?

    李振宁:会不舍,也会有对未来未知的好奇和害怕。当时接收到很多好的、不好的信息,心情也很复杂。

    城市画报:形容一下《青春有你》这段经历。

    李振宁:压力很大,在主题曲考核的时候崩溃过。但成团之后我没有再崩溃过。

    城市画报:成团后哪些部分是超过你的预期?

    李振宁:当时并不知道九个人在一起会有什么化学效应,没有想过我们九个人可以在一起这么愉快。

    城市画报:你觉得进UNINE这个团有多少是运气成分?

    李振宁:我觉得自己的付出和当时的努力是成正比的。说运气……好像也是有的,比如被挑到《后退》这个组,但似乎也没什么关系,主要还是靠自己的实力。

    03 | 姚明明

    城市画报:舞台之外,生活之中,你在团队里是什么担当?

    姚明明:游戏担当。

    城市画报:成团后那晚独处时你想了些什么?

    姚明明:比较复杂,结束了一段故事,又要开始一段故事,觉得自己要为未来做准备。

    城市画报:分享一下人生清单。

    姚明明:要去法国,小时候对法国有个很梦幻的想象,现在已经完成了。还有跳伞,跳伞是一般人不敢尝试的一个运动,我没有跳过伞,也有点害怕,但感觉可以完全释放压力。还有要出道、上舞台。

    城市画报:在《青春有你》的一段VCR中,你的父亲说了一段他目送你去海外的情景。15岁的你 当时有留意到父母的不舍吗?

    姚明明:当时会意识到。但去机场前一天我还没有这种感觉,等真正要进去时,我就哭了,哭到不行,不敢回头看他们,背对着他们走进去。

    城市画报:你认为这一行运气有多重要?

    姚明明:很重要。天时地利人和。

    城市画报:你觉得进UNINE这个团有多少是运气成分?

    姚明明:我觉得一点运气都没有,我完全是靠自己之前那些一点一点积累的东西。我之前有参加过类似的比赛,有一些训练生的经历,所以在《青春有你》会比其他人更懂得练习。

    城市画报:在UNINE里最大的感触是什么?

    姚明明:团队合作,不光是我们九个人,还有造型团队、工作团队等等。

    城市画报:对于未来要解体这件事,你会抱一个什么样的心态?

    姚明明:和《青春有你》一样,是一个结束,也是一个新的开始。

    04 | 管栎

    城市画报:你想成为广州长隆野生动物世界的哪种动物?

    管栎:我想成为人见人爱、花见花开的大熊猫。

    城市画报:你觉得在广州长隆水上乐园-水上摇滚电音劲舞节有什么特别之处?

    管栎:我觉得蛮新鲜的,因为是第一次在水上摇滚电音劲舞节上表演,气氛会更躁更火热一点。广州天气很湿润,然后再配合水,我在上面表演,感觉下一秒会直接跳下泳池。

    城市画报:你在哪一个瞬间会感受到UNINE的团魂?

    管栎:我们会在很多地方思想都很统一,比如今天我们要吃什么,我们要做什么,我们要干嘛,我们要决定一件事情,我们会很统一,大家很团结。

    城市画报:在《青春有你》中收获到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?

    管栎:热血。人生当中第一次在100个人的集体中,为了同一个目标前进而奋斗,没日没夜的那股拼劲儿。我们会练舞练到凌晨四点,我对大家为了想做好、想往高处走、那种不懈的精神印象很深刻。《青春有你》已经毕业了,我们就像大学生一样进入社会,虽然在学校时接受技能训练,但是毕业后投入工作,就要实地经验了。我们要一步步接受社会的打磨,经历更新的挑战。

    城市画报:你总是充满活力、满脸笑容,私底下会情绪崩溃吗?

    管栎:或多或少肯定有,但在镜头面前,我还是要把自己最积极的那一面给到大家。私底下我有时候蛮多烦恼,但我自己会调节。

    05 | 嘉羿

    城市画报:你想成为广州长隆野生动物世界的哪种动物?

    嘉羿:我想成为白老虎,因为它比普通的老虎更白。

    城市画报: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,想体验广州长隆旅游度假区的哪个园区?

    嘉羿:我想玩广州长隆水上乐园和看广州长隆国际大马戏表演。

    城市画报:成团这100多天来,你觉得自己有什么变化?

    嘉羿:这一个月经历的变化比我之前一年的改变还多。性格上更活泼了。我以前一个人不敢说话,现在慢慢成熟了,也学习到很多东西。

    城市画报:成团前你曾说艺人是光鲜亮丽的职业,现在当了100多天的偶像,你还这么认为吗?

    嘉羿:还是这样,我的偶像还是我的偶像。

    城市画报:什么时候会感觉到UNINE火了呢?

    嘉羿:我们UNINE 火了吗?没有,我们还在努力成长中,并没有火。

    城市画报:在《青春有你》中收获到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?

    嘉羿:友谊。100个训练生到最后只剩下我们九个,然后大家关系也还很好,所以我觉得在里面收获到真正的友谊,Amazing。

    城市画报:粉丝称你为“台上嘉羿,台下黄夹心”,你怎么看待这个评价?

    嘉羿:在台上我要把在练习室训练的状态拿出来。台下就是最真实的我,可能会没有这么认真,就有点搞笑。我觉得“黄夹心”也挺好的。之前还听谁说就是喜欢我傻傻的样子。

    06 | 胡春杨

    城市画报:你想成为广州长隆野生动物世界的哪种动物?

    胡春杨:我想成为长颈鹿,因为长颈鹿是动物界的模特,身材好。

    城市画报:你想要成为被人呼喊的角色吗?

    胡春杨:我想要能被更多的人看到。

    城市画报:最近有什么创作?

    胡春杨:最近没有,刚出道的时候特别感慨就开始写歌词。晚上快睡觉前,想到这些天的经历,就会记录下来。

    城市画报:成团以来有什么想做但还没有做的事情?

    胡春杨:希望我们的下一首歌,我可以写我那一part的歌词。

    城市画报:你曾在介绍时说自己是BabyKing(孩子王),你觉得自己身上哪方面体现了这一点?

    胡春杨:我现在觉得没有,我是一个成熟的男人。

    城市画报:你会担心成熟了而失去那份童真吗?

    胡春杨:嗯……我喜欢更成熟的自己。比如说与人交往这一方面,我希望自己可以和任何人处得很好,不老把自己包着,打开自己一点。我现在在家里一天都不会主动去联系人,希望我以后可以跟更多人交流。

    07 | 夏瀚宇

    城市画报:广州长隆的哪个游乐项目让你印象最深刻?

    夏瀚宇:广州长隆水上乐园,因为我特别想游泳。

    城市画报:现在习惯了镜头存在了吗?

    夏瀚宇:我过去没有在镜头面前表现的习惯。现在习惯了随时随地都有镜头对着我。没有那么抗拒它了。

    城市画报:那你现在遇到镜头第一反应是什么?

    夏瀚宇:礼貌地微笑。

    城市画报:你如何消化网上对你的负面评价?

    夏瀚宇:我现在不会去消化。刚出来的那段时间会比较难受,但现在没有那么在意。

    城市画报:压力大的时候会做什么?

    夏瀚宇:看电影、打游戏、听歌、唱rap,还有洗很久的澡。

    城市画报:分享一首你最近单曲循环的歌。

    夏瀚宇:《春日记忆》。它记录了我们在《青春有你》的种种,是一首很有意义的歌。

    08 |陈宥维

    城市画报:长隆的哪个游乐项目让你印象最深刻?

    陈宥维:我其实已经是第五次来长隆了。之前暑假因为爸妈在这边就会过来。有种故地重游的感觉。每次来必玩项目是垂直过山车,今天玩了,贼刺激。

    城市画报:UNINE成团一百天了,现在你再回头看《青春有你》这段经历,和刚刚结束的时候相 比,有什么新的感受和想法?

    陈宥维:从成团后到现在,我和UNINE的其他成员一起去不一样的地方、感受不一样的舞台。我更清楚自己未来的方向,对自己的认识也更清楚。

    城市画报:目前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还要努力?

    陈宥维:当然是舞台。自己的训练时间比较少,又学得慢,所以舞台需要改进啊。其他的话要改的多了,比如要多看书,因为我不太会说话。

    城市画报:认清自己后,更想要往哪个方向发展?

    陈宥维:在团里我要往舞蹈担当上发展。如果在生活中,我希望往“真理”方向发展。

    城市画报:什么会带给你安全感?

    陈宥维:自己。只有自己能让自己有安全感。我不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,而是什么事都想要先把它做到完美、再迈出第一步的那种人。但其实很多时候,比如舞台,并不会让你准备好再上。所以在这个团出道后,我慢慢学会了在没有准备的状态下随时调整上场。

    09| 何昶希

    城市画报:广州长隆的哪个游乐项目让你印象最深刻?

    何昶希:广州长隆水上乐园,因为它是我这次想玩而玩不到的园区。

    城市画报:分享一下你在刘天池表演工坊学习的经历。

    何昶希:我刚从海外回来就直接去了天池老师那边。我特别喜欢表演,但我肯定不是一个非常有天赋的人。刚开始学其实比较困难,也有来自朋友和家人的反对。但在那边我学到了很多东西,学会如何观察外界环境和人。

    城市画报:为什么曾经想到要去街头卖唱?

    何昶希:从初中开始,家人就不太支持我从事这个行业。为了证明自己,也为了生活吧,我决定不花家里钱了,然后就去卖唱,想证明自己真的喜欢这个行业,真的喜欢唱歌。这件事后我更坚定了。

    城市画报:你说过真实也是做艺人的要素之一,但现在很多时候艺人会有“人设”。你怎么把握这个度?

    何昶希:我觉得NANO(UNINE粉丝名称)喜欢我就是因为我的真实或者我的舞台。我在网上会分享真实生活的一个状态,舞台也是真实生活的一部分。

    以上内容节选自《城市画报》8月刊

    关于UNINE男团的更多故事尽在

    《从春日记忆到夏日乐园,UNINE的这100天》

    新刊内页抢先看

    点击下图购买《城市画报》8月刊 看石璐、鹿先森乐队,还有绝佳海边生活实验 ▼

    文 /菜大碗

    编辑 /夏偲婉

    采访 /菜大碗、愈夏、谢晓辉、卢绍聪

    /孙午 部分图片由广州长隆提供

    设计 /孔韵彤

    微信实习编辑 /

    阿朱

    👇🏻8月刊更多精彩👇🏻 你也喜欢UNINE吗? 戳这里让我们知道🔽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  责任编辑:

    • 春日的记忆 从春日记忆到夏日乐园,UNINE的这100天 相关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