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小学
  • 初中
  • 高中
  • 考试
  • 方法
  • 语文
  • 数学
  • 英语
  • 历史
  • 电脑
  • 阅读
  • 视频
  • 作文
  • 范文
  • 论文
  • 励志
  • 创业
  • 职场
  • 知识
  • 生活
  • 爱好
  • 语录
  • 思维
  • 资讯
  • 当前位置: 银杏学习网 > 知识 > 正文

    [徐庆国:父母的智慧|夜读往事FM•家风传承]徐庆国

    时间:2018-11-14 20:45:18来源:银杏学习网 本文已影响 银杏学习网手机站

    原标题:徐庆国:父母的智慧|夜读往事FM•家风传承

    我高中毕业前,一直与父母及家人生活在湖南岳阳县新墙镇,父亲在当地的邮电支局担任机线员,是正式职工,但工资不高;母亲是邮电支局的一名临时工,当炊事员。那时候我和几个妹妹年纪都不大,但要帮着母亲担水、种菜,还帮家里做做家务活,有时候还会从河里挑些河沙或捡些碎砖卖到建筑部门赚点钱。当时家庭经济状况相对来说是比较困难的,几个妹妹的衣服都是穿旧了又传下去。

    记得当时父亲所在的邮电支局有七八个人,逢年过节每家每户都要轮流做一餐饭,七八个家庭聚在一起过节,虽然大家生活条件都不算好,但很是其乐融融。我也在这种大家庭的氛围里读完了幼儿园、小学和初高中。1975年,父亲工作调到了岳阳市,我们全家也随之搬家。

    16岁那年我高中毕业,那是1976年,当时取消了高考,我虽然学习成绩不错但没有办法继续上大学,于是我只能开始做临时工。

    一开始,我在岳阳市五里乡望岳小学与冷水铺机关小学先后当代课老师,当时邮电局的领导为了照顾我们这个困难的家庭,愿意保荐我去岳阳市的一个工厂工作。记得那天下了好大一场雪,父亲专门走了十几里路到我代课的学校来征求我的意见,说:“这个表格今天要送去了,你愿不愿意去?”我回答“不愿意去”,父亲没有再说二话。其实以我家里当时困难的程度,父母是希望我到那个厂子去工作的,但当时我很坚决,父亲就不再勉强。当时同在一起教书的一个老师讲了这么一句话:“你的父亲这么大年纪,好尊重你。”也是在那时,“尊重”这个词汇第一次深深印入我的心里。

    ▲ 为父亲庆祝八十大寿

    后来我又去了岳阳县新墙邮电支局做临时邮递员,负责给乡村送报刊、信函等,18块钱一个月,送了有大半年。记得有一天下午,天空下起了瓢泼大雨,我得过了新墙河才能回单位,我见到有一个地方水淹得不是很深,从那里涉水过河看起来不需要绕很多路,结果一直到晚上9点多都还没走回单位,父亲急得不停从他工作地往我这边的邮电支局打电话,就差出来寻人了。现在想起来还是有几分后怕的,当时我还不到17岁,但艰难的生活确实是磨砺了我。

    也就是那一年的10月份,恢复高考的消息传来,我立刻决定回家去备考。

    其实当时备战高考是有风险的。一方面如果我留在邮电局当临时工,遇上招工就有可能转为正式工,而且我当时是可以顶替父亲的职位的;另一方面,高考刚刚恢复,还有很多不确定性,考不考得上也没有十全的把握。父母心里当然也犹豫过,但最后还是选择尊重我的决定。

    天不负所愿,1978年,我顺利考上了当时的湖南农学院,如今的湖南农业大学,跟很多“老三届们”成为了大学同学。当时的这批“老三届”们只要高考上线了就可以入校读书,他们的社会阅历相对丰富,一毕业就能脱颖而出,我们那一届出了许多人才。印象特别深的是,那时候的大学生学习都很认真、很自觉,图书馆里总是挤满了人,每天学校图书馆开门前,大家都是争先恐后挤进大门,去抢占一个座位学习,跟现在的高校学习氛围差别很大。

    大学毕业后我又选择继续读研,之后又去日本留学,一步一步走到今天,成为一名高校学者。这其中有我个人的勤奋努力,也离不开父母亲的艰辛养育。

    父母亲这一生可以说经受了很多磨难:18岁经由相亲成婚,我的母亲先后生下8个孩子,但是由于家境贫困、营养跟不上、医疗条件又有限,我上面的3个哥哥姐姐与1个弟弟都不幸早早夭折,这对于父母亲来说是接二连三的沉重打击;后面的二十多年,一大家子人都指着父母亲这点微薄的薪水,生活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。但是我那不识字的母亲一辈子都勤劳肯干,将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,到现在80多岁了,依然是穷苦对自己,节省对自己,对家人对亲戚朋友都很舍得。

    如果说父母亲给我们下一辈传承了哪种家风,我想是“尊重”二字。对子女的教育,父母亲总是能够用平等的姿态相待,对我影响很深。现在轮到我自己当父辈,我希望我的儿子继承父业继续学农,希望农学专业能够后继有人,但他更愿意学文科、学文理兼招专业,我也就不坚持,由着他按本人意愿去选择大学本科与研究生专业。因为我从父母亲身上看到了他们的智慧:即使当时让子女屈于某种压力,屈从了父母,以后要是遇到了一些挫折,他可能要怪你一辈子;反而,即使后来证明他自己的选择错了,他也不会后悔当初的选择。

    回想起来,自我18岁出来读大学一直到现在,几十年里真正陪伴父母的时间很少。如今父母亲都已过了80高龄,由我的3个妹妹和妹夫在照顾,他们最希望的事就是我常回家看看。但工作这些年来,总是有做不完的事,大多数节假日也是在实验室、办公室里忙碌,跟父母亲的交流很多时候只能依赖一根电话线。反而是岳父岳母跟着我们一起生活,一直到去世我都在跟前尽孝,相比之下,对父母亲有着太多的亏欠与愧疚。

    而今,我只有一个心愿:祈愿我的父母亲能健康、长寿!让我有足够的时间来尽孝,来弥补过去的亏欠。

    - END -

    执行︱仇婷 彭叮咛(见习) 廖宇虹(见习)

    转载注明:“力量湖南”(lilianghunan)微信公众号

    • [徐庆国:父母的智慧|夜读往事FM•家风传承]徐庆国 相关文章: